首页 时事政策 支部动态 经典著作 党纪党规 组织建设 办事指南 视频点播 学习园地
“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事件救援行动综述
发布时间:2015-6-8   发布人: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点击量:1270



6月1日21时30分许,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所属旅游客船“东方之星”轮在由南京驶往重庆途中,突遇龙卷风顷刻翻沉,狂风暴雨,巨浪滔滔,456名旅客和船员陷入绝境。


生命大于天!


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国务院工作组直接指挥下,湖北、湖南、重庆等地党委和政府,中央有关部门统一行动,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及海事部门迅速调集力量,一场举国动员的搜救行动迅速展开。


生死竞速


——上下同心,分秒必争搜救生命


接报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国务院即派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搜救工作,湖北省、重庆市及有关方面组织足够力量全力开展搜救,并妥善做好相关善后工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立即批示,并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代表习近平总书记急飞事件现场,指挥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


第一时间,各方救援力量迅速集结。


交通运输部2日凌晨启动一级应急响应,连夜召开应急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迅速成立应急处置领导小组,作出工作部署;


公安部紧急调集治安、消防、交警等警种,协调海警、交通公安等各方力量立即行动;


国家卫计委立即组织事件周边地区卫生救援力量,紧急驰援;


水利部、气象局、安监总局、民政部、旅游局、保监会等部门纷纷实施相关应急处置工作。


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是主力军、突击队——


海军三大舰队和海军工程大学、广州军区派出200余名潜水员紧急赶赴现场,下潜到一个又一个舱室,连续作战,通宵达旦;


武警湖北总队抽调武汉、荆州、荆门、宜昌支队共1000多名官兵、40艘冲锋舟,赶赴现场展开搜救和外围警戒等任务;


截至5日上午,军队和武警部队共投入3424人,民兵预备役1745人,空军直升机1架和舟艇149艘,工程机械59台,在水面、水下、陆地和空中全力以赴投入救援行动;


相关地方党委政府主动配合行动——


湖北省启动水上搜救一级应急响应。长江海事局和事发地及附近下游党委政府组织力量沿江搜救;


湖南岳阳市仅4日一天就出动搜救船只400多条,救护车20台,冲锋舟11艘,参与搜救人员达2000多人;


上海、江苏、重庆、浙江、福建、山东、天津等地陆续派出工作组,赶到现场,协助救援和处理善后。


……


调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救人。


——调集最先进的搜救船舶、切割机、供氧设备,抽调专家和潜水员等专业人员,集中国家最强的搜救力量。


——沿岸、航道、公路、飞机都为搜救力量开绿灯,确保畅通无阻,建立起水、陆、空综合搜救大平台,为搜救创造一切条件。


——北京、武汉、长沙……130多名重症救治、呼吸科、心血管、急救等方面的医疗专家和心理干预专家,迅速赶往事件现场,组成10个专家组配合地方医院开展救援。目前,事件中获救的伤员均得到良好治疗。


——中航工业、中国石化、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中央企业,全力提供通信、燃油、饮水、直升机等保障。


为降低救援现场的水位,长江防办从2日开始,三次进行调度,将三峡水库的下泄流量从每秒17200立方米减少至7000立方米。


对此,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评论说,中国政府为调节长江的水流和水深做出了多么大的努力。


“我最感动的是为了降低水位方便救援,三峡大坝蓄起了水。”网上的这条微博一天之内被转发10多万次。


主动发布权威信息,是回应社会关切的有效渠道。截至6日下午,有关部门已在事件现场召开了13场新闻发布会,交通运输部、卫计委、民政部、人民解放军及湖北省等相关负责人到会发布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及时、准确、公开、透明地传递救助、打捞、调查等信息。


事件发生后,美联社、路透社、CNN、BBC等62家境外媒体先后抵达湖北监利,就事件救援、家属安置及善后处理等采访报道。事件前方指挥部还3次组织境外媒体赶赴事故现场采访。


4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国务院事件救援和处置工作组关于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情况的汇报,就做好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要求各有关方面以对人民生命安全高度负责的态度,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争分夺秒抓紧做好各项工作。


对人民生命安全高度负责——党和国家最高决策层态度鲜明!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在灾难时期树立了负责任国家领导人的形象。”法国《世界报》说。


科学救援


——组织有序,优化决策,为生命增加希望


4日晚8时许,夜幕降临,一轮明月驱散几天的阴雨缠绵。


江面上,发动机的轰鸣声此起彼伏,两艘大型起吊船开始作业:钢缆从水下穿过船体,吊钩固定,船体翻转扶正,抽排水……


攻克难关,小心翼翼,稳步推进。经过不眠不休近24个小时的连续奋战,翻沉的“东方之星”整体浮出水面。


打开生命之门,除了靠争分夺秒、众志成城,更需要科学施救这把钥匙。


严密组织,有力指挥——


国务院成立由副总理马凯任总指挥的搜救指挥部,统筹协调有关部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地方搜救力量,有序施救,科学施救,精准施救。


设立前方指挥中心,保障现场搜救人员顺畅作业、迅速搜救。


科学分工,各负其责——


来自海军、海事等部门的潜水员负责按船体图纸摸排船舱;水面搜索由海事及武警部队负责;岸上搜救主要由武警和群众联合完成;空军直升机负责事发现场和下游江面的低空搜救……


在沉船顶部,一共3个小组同时潜水救援。一个潜水救援小组正常配置6人,其中一个潜水员、一个备用潜水员、一个人负责信号、一个人负责供氧的软管、一个人听电话、一个人指挥。但这次时间紧、任务重,每个小组配备了9人,确保万无一失。


科学救援,选配最强力量装备——


事发后24小时内,交通运输部门协调各类船艇共110多艘。上海打捞局、东海救助局挑选了具有丰富海事救助和打捞经验的24人精干救助力量,携带潜水救援设备赶赴现场。


海军工程大学、中船708所、大连海事大学、国家气象中心等单位的船舶制造、海工设备、气象水文专家也陆续赶到。


截至5日下午,共有7艘打捞船在现场工作,参与搜救的船艇达157艘,现场投入二维图像声呐2台套、侧扫声呐1台套、多波束设备1台套、水下电视2台套、潜水设备4台套。


为了给现场救援提供精准水文信息,湖北省启动水上搜救气象应急保障服务一级响应,监利水文站实时进行现场应急监测。沉船断面流量、平均流速、最大流速、水深、水温等信息,每隔半小时就会更新传递给一线救援指挥部。


不断遴选最优施救方案——


2日上午,经过救援蛙人水下探摸后,三种救援方案提交讨论:切割船体;吊起船体;潜水员水下探摸搜寻。


方案一,可能最快实施,但可能造成气垫层漏气后船体下沉;


方案二,需要调集大型船舶,时间来不及;


方案三,是当时条件下,挽救幸存者最可行的办法。


24小时内,要尽最大力量找到幸存者。


现场指挥部确定了先期救援方案:潜水员先通过敲击寻找水下被困者,进而通过钻孔等方式向船舱内注入压缩空气或氧气。


“一个舱室一个舱室进行检查。只要有半点希望,我们就要尽万分努力,绝不放弃!”部队领导给潜水员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随着时间的推移,船底气垫层的空气越来越稀薄,空气中的部分氧气逐渐融入水中。“拖延越久,幸存者生还的几率就越小。在实现船体相对固定前提下,切割将为处于底舱的幸存者带来更多生的希望。”海军工程大学专家李其修说。


事发后48小时,船体第一次切割开始进行,之后是第二次、第三次……


参照国际惯例——


“对于船体翻覆事故,无论国际还是国内都有完整的一套预案,有一定的指导性原则。要在掌握事故船只及所在流域的天气、水文、船体等基本情况后,以最快速度制定科学的救助方案。”交通运输部救助打捞局副局长张建新说。


4日傍晚,前方指挥部灯火通明。此时,已距船舶翻沉近70个小时。


必须尽快确定有无生命迹象。


基于约70个小时的人工水下搜索和生命探测仪的结果,参照国际惯例,再有生还者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指挥部决定,对救援方案进一步调整优化,制定整体扶正救助打捞方案。


科学严谨施救,给生命以最大的负责和尊重。


守望相助


——给生者以温暖,给逝者以尊严


6月6日,监利玉沙小学门前护栏上系满了黄丝带,随风飘动。


事件发生后,学校里的孩子们找来一条条黄丝带,写下祝福话语,表达对逝者的哀悼,为生者祈福。


截至6日12时,已确认的遇难者人数升至396人,幸存者为14人,仍有46人下落不明。


几天来,对生命的期盼,将所有人的心紧紧联在一起。


“救人,决不放弃!”再恶劣的条件,也挡不住抢救生命的脚步。


2日12时52分,在水下浸泡十多个小时后,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员官东在船舱里发现了朱红美。


“江水很冷,刺得头皮发疼。水也很浑浊,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水里面到处漂浮着被子、脸盆等各种杂物,稍不小心就撞到舱壁,好不容易才爬进船舱。”官东事后说。


他把自己的潜水头盔给了朱红美,自己只留了一个呼吸器,同另一名潜水员一前一后护着朱红美安全脱险。


当天下午,官东再次潜入水中救出船舶加油工陈书涵,并在水底将自己的呼吸装备摘下让给被救者。自己出水后,双眼通红、鼻孔流血、耳朵胀痛,满头油污。


海军现场副总指挥董焱说:“我们一直对舱内、舱外及周边区域进行地毯式搜索,不漏掉一个舱位,不漏掉一个人。在船舱分布示意图上,每一个被摸排过的房间都会被打上一个勾,确保没有遗漏。”


图上的一个个对勾,是对生命的承诺。


150公里,220公里……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出动大量搜救船舶,动员沿江群众,在下游水域拉网式搜寻,不断扩大打捞救援范围,12人在水上获救。目前,搜寻范围自长江中游事发水域扩大至上海吴淞口。


连日来,长江江面上,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救援官兵、公安、海事、航务、救助打捞、沿途群众等各方力量筑起了一道道生命之堤。通宵达旦的现场搜救,只为多一次生命奇迹。


为避免伤及可能幸存的人员,在船体切割作业中,搜救人员采取了氧割方法,每一步作业都十分谨慎。


“谁也不知道船里是否还有幸存者,我们必须反复研判。”现场一名指挥人员介绍,两个探孔打开后,均未发现生命迹象。


随后,救援人员又迅速将其封上,以尽量保持船体内遗体的完整。这是对逝者的尊重。


5日实施的打捞扶正作业中,主要难点是穿引吊索钢缆,施工中会不停地碰到遇难者遗体。


“秉着尊重生命的原则,这时我们会马上停止施工,先配合有关人员转移遗体。”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徐成光说,这时候,潜水员就会重新调整穿引钢缆的位置。


在后方,遇难者家属和干部群众携手并肩,无论相识还是不相识,灾难面前人们相帮相助。


乘客家属来了,1200多名干部“一对一”展开接待工作。监利县公布24小时办公电话,以帮助家属了解救援进展。


在进入监利的高速路口,许多私家车主聚集在进口两旁,等待需要帮助的乘客家属,协助他们登记资料,送上食品饮料,免费提供车辆运送服务。


“我是监利人,您的亲人!沉船家属可致电,为您提供免费车辆接送服务。”监利农民杨永智给自己的朋友群发短信。


在监利,来来往往的许多车辆都系上了黄丝带,只需要招手示意,车辆就会停下,免费搭载客人到达目的地。


当地百姓主动腾出住房接待家属。高考在即,预定了酒店的考生和家长也主动腾出房间。


事件发生后,广州市殡仪馆副馆长、入殓师王辉邀集3名志愿者一起赶到监利。4人通宵未眠,为死难者入殓,还生命以尊严。


在监利县人民医院,朱红美病情平稳。她说,有党和政府的帮助,心里踏实。


“我们与他们,生者与逝者,或许素昧平生,但痛彻之感,举国相同。”互联网上,这条微博引发了广泛共鸣。


灾难中,我们上下同心,举国相助,坚定前行。


(新华社北京6月6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5年06月07日 01 版)

打印页面】  【关闭窗口
红色网站
 萧山党建     中国杭州     浙江组织工作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新华网     人民网